听松

[末世]王

        众所周知,丧尸惧怕植物。来自大自然的最纯粹的生命力,是这种邪恶生物最大的克星。
  然而,丧尸王的所在,却是——
  “神农架。”游苍看着末世灰霾阴沉的天空之下依旧绿得浓郁深沉的山林,轻声道,“哥哥,我们已经到神农架了。”
  当然没有人回答他。
  世界上最优秀的异能者们跟在他们出类拔萃的领袖身后,做好了迎接这场结束末世的战斗的准备,眸中却是一片肃穆和哀伤。
  因为那个,再也不会出现在领袖身侧谈笑指点江山的俊秀身影。
  游苍抬手,苍白修长的手指轻轻按住心口:“哥哥……请你看着我们,结束这末世。”
  如果游荣还在,那他一定会揉乱他的头发,轻松地开着玩笑:“什么叫看着你们?小子翅膀硬了,连哥哥这个毒系S级异能的强战力都要扔一边啦?”
  然而掠过他发间的只有神农架的风,连残留在发丝上的最后一点温度都毫不留情地带走。
  
  一行人沉默着登上神农架的山岭。这里居然还有为数不少的S级丧尸在林间游荡,被他们惊动后便远远地缀上来,若即若离。
  没有虎视眈眈召集同伴,更没有凶残而疯狂的进攻。
  这很奇怪。要知道,他们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多不惧植物的S级丧尸,就算他们有二十名S级异能者和一名SS级异能的领袖,在这些丧尸的围攻下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更不必说击杀丧尸王。
  太奇怪了。游苍想。
  因为这样若即若离的尾随让他再一次想起了游荣。
  他与游荣十分亲近——至少曾经是。他们曾经互相爱抚,进入彼此的身体深处,触摸到彼此的灵魂。他深爱着他的哥哥,他的哥哥也同样。他们为彼此奉献所有,无论是身体、忠诚还是生命。在末世里,血缘反而变成可有可无的东西。
  当S级丧尸大量涌现的时候,游荣的毒系异能因为与丧尸之间的奇特感应而成了每次剿灭行动里最好的侦察,游荣总是游走在团队外围,及时发出预警,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游荣却渐渐地与团队拉开更大的距离,除了预警不再和团队配合,而是独自猎杀丧尸。
  直到连续不对劲了两个月的德国小姑娘塞莉终于忍不住崩溃了,在队友指责游荣脱离团队而游荣一言不发时,说出了她无意间知道的真相——S级毒系异能者不仅能与丧尸相互感应,这种感应甚至可以让异能者远程感染丧尸病毒。
  没有人想到,强大的毒系异能者已经开始丧尸化了。
  火爆脾气的俄国棕熊沙瓦列不经大脑地骂出“不仅异能,连心都偏向丧尸了,不知什么时候要向我们下手呢”的时候,游荣只是笑了笑,便起身离开。
  那时他在基地里拼命处理事务,想着挤出点时间好好陪陪他最近变得冷淡的兄长和爱人。
  一天后,他去临时宿营地找游荣的路上,发现了过分熟悉的窄剑,和一枚灰色的S级毒系异能晶核。
  ——游荣用他送的剑,亲手挖出了自己的异能晶核。
  
  丧尸王相当出人意料地居住在神农架森林最茂密的地方。
  这还是游荣告诉他的——情事过后的慵懒中他把自己埋在柔软的被褥里,游荣的唇在他脊背上若有若无地亲吻着,状似无意地提到:“阿苍,如果想要结束末世,只要去神农架森林最茂密之处,杀了丧尸王……也不是那么难,不是吗?”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做爱。
  提到的居然是这个丑陋的丧尸王!
  游苍抿紧了嘴唇,全副心神都放在了手中光剑上。
  丧尸王浑身上下布满了青灰色的鳞片,然而即使有厚厚一层鳞片覆盖,依然显得瘦得可怜——哪怕是以人类的标准。丧尸王应该是可以开口说话的,然而它没有;在丧尸王和异能者们打得天翻地覆的时候,它当然可以召集S级丧尸们加入战局,然而它也没有。
  丧尸王很强,但当它在没有帮手的情况下独自面对最强的二十一名异能者的时候,也可以落败得很快。
  藤蔓束缚它的行动,火与雷炸裂它的皮肤,冰冻结后撕裂它的四肢,光剑则给了它更大的打击,一身防御形同虚设。
  光剑在这个时候无情地刺入它的胸膛。
  即使到这个时候,S级丧尸们也还是远远地看着。
  丧尸王“看”了眼面前高挑俊秀的青年,又低头“看”了眼插入心口的光剑,一直僵硬空白的遍布鳞片的可怖的脸上,出现了一个不能称之为表情的表情。
  与此同时,游苍的光剑颤抖着停下。
  光剑已经刺穿了丧尸王的胸膛,剥开了那里的空洞,然而一路毫无阻碍,既没有丧尸坚硬得如同石头的心脏,也没有异能者们彻底代替了心脏功能并带来更强大力量的异能晶核。
  空洞。
  空洞。
  空洞。
  游苍想起十多年前末世伊始,他觉醒光明异能不久,尚且懦弱胆小且无能,是游荣握着他的手,带他在危机四伏的末世里闯荡。
  游荣教他战斗,教他管理基地,教他驭下之道,把他培养成一名合格的人类领袖。每当他稍稍松懈,游荣便会警告他,不久后总会有更高级的丧尸出现,让他不得不再次投身于战斗与生存之中。
  他们关系更加亲密以后,丧尸便不再敢攻击他,正如从前对游荣一般。队友们打趣他们游家基因好异能高连丧尸都怕,游荣只是淡淡一笑,揉乱他的头发,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
  游荣在S级丧尸大量出现、顶尖异能者也升入S级时开始丧尸化。
  游荣主动避免与队友的近距离接触和与他的亲密。
  游荣挖出了自己的异能晶核。
  ……他没有找到游荣的尸体。
  
  光剑下仍是一片空洞。
  游苍颤抖着抬眼,看见丧尸王脸上那个几乎不能称之为笑容的微笑。
  ……那么熟悉。
  ……那么陌生。
  那弧度只扬起到一半就凝固住了。
  丧尸王的身体从心口开始,迅速腐朽,直至化为尘埃散落至风中。
  那些只是环绕着战场却不曾攻击他们的S级丧尸,也安静地开始化灰。
  那些飞灰纷纷扬扬地在空中沉浮,有的散落在神农架的泥土里,有的空中打着旋儿,随风去往不知名的远方。
  甚至无法分清这些尘埃,哪些是属于丧尸王的。只留下那些坚硬如同石头的灰色的心脏安静地摆放在丧尸们曾经待的地方,以及简单得过分的黑曜石戒圈从半空滚落至尘灰中,却依旧熠熠生辉。
  游苍单膝跪地,双手捧起那枚戒指,用唇轻轻触碰。异能者们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没有结束末世的欢呼雀跃,而是沉默着单膝跪在领袖身后,深深地垂下头。
  他们认识那枚戒指,曾经那个俊秀男人从不离身的戒指。
  但是他们不知道,那枚黑曜石戒指内侧,刻了一句话。
  游苍记得,那是末世伊始,他太弱小懵懂,却有一个人始终不曾放开他的手。
  那个人一遍又一遍在他耳边低喃:
  "You will be the king."
  
  他做到了。
  
  可是那个人从来没有告诉过他代价。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