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松

嗜痂之癖

《南史•刘穆之传》:“穆之孙邕,性嗜食疮痂,以之味似鰒鱼。”
脑洞来源&故事背景↑戏说历史违背历史,不喜勿喷

        “林飞呢——”
        屋里的人拖长了声调,听不出那一贯的慵懒下是不是还潜藏着不耐。
        林飞刚转过回廊就听到这一声,立刻加快了步子,手上的托盘却仍端得很稳,须臾就安然无事地到了屋里。一旁侍立的婢女松了口气般为他打起帘子,道一声:“郎君莫急,这便到了。”
转过嵌螺钿的屏风,就露出屋中主人的真容。
        面色苍白而神色矜傲的年轻郎君斜倚在软榻上,手中把玩着一颗葡萄,须臾塞进怀中女子的口中,等她用唇舌为他将皮剥去,他才俯下身,从她的口中吮吸出葡萄甘甜的汁液。
        林飞飞快地瞄了一眼就低下头,拼命地眨着眼睛来缓解那突如其来的灼痛。
        同时他又恶劣地想着,无论是怎么样的美人,无论是怎样受到郎君的宠爱,最终还不是都会被郎君执鞭抽打,满脸血痂,再也看不清容貌,只是供郎君食用?
        但是她们至少得过宠爱……
        林飞阴沉地想着,面上却仍是一副看不出破绽的笑模样,半垂着头将托盘奉到几案上:“郎君慢用。”
        随后他稍稍退开几步,垂手侍立在旁。
        虽然低着头,他却悄悄抬起眼睛,看着郎君用洁白无瑕的修长双手揭开金盅的盖子,露出其中堆叠做红枫叠翠的疮痂。
        他感觉到郎君似乎是满意地笑了笑,右手拇指与食指轻轻捻起顶端的一片,送入口中。
        那美人失声道:“邕?!”
        刚刚还雀跃的心一下就沉了下去。
        郎君居然允许这下贱的女人称呼他的名?
        刘邕轻笑一声,又捻起一片,亲手递至她唇边:“卿也尝尝?”
        林飞的手指在宽大的袍袖中绞紧,又恶毒地期待着……
        “妾身……妾身……”
        那女子露出半分犹豫之色,正要硬着头皮凑上前去吃下,刘邕却已索然无味地伸手将她推至地上。
        果然。
        女子倒伏在砖地上,不可置信地仰头看着刘邕,神色婉转,姿态楚楚:“邕……”
        刘邕却已唤道:“林飞。”
        “是,郎君。”
        林飞微笑着上前一步,手上力道毫不留情地将犹自唤着郎君之名的女子架了出去。
        走到外间,他吩咐别个道:“带下去,还是按老规矩。郎君犹爱她这张脸,想必也爱她脸上结出的疮痂。”
        下面的人心领神会地笑了:“晓得了。”
        那女子见软声换不得怜顾,再听这番言语,哪里不明白是要毁了自己的脸,当即大声嚎哭起来。林飞蹙起眉,唇角却微微上翘:“郎君喜静……”
        立即有人来塞住她的嘴,将她带下去了。
        林飞注视她片刻,换回恭谨的面目,回屋里去,仍旧侍立在郎君身侧。
        不敢抬头,他只着了迷地看着郎君的手,忽而听得郎君漫不经心地唤了他一声。他连忙垂下眼帘躬下身子:“郎君?”
        刘邕手中把玩着一片薄薄的血痂:“今日的疮痂……味道似同前些日子的不太一样?”
        林飞心头一跳,又听得郎君道:“比之先前,仿佛更似鰒鱼一些……是自谁身上取的?”
        林飞眼中忽地爆出极惊喜而极灿烂的光来。
        “回郎君,是自林飞身上取的。”
日复一日地看着郎君将他人身上结出的血痂吞吃入腹,便日益生出了不甘,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吏,何德何能让郎君去品尝他们身上的疮痂?他终是不甘地执鞭在自己胸腹大腿这些便利之处抽下鞭痕,在结出的疮痂边缘微褐时便将其一气揭下,换了地方上供的疮痂端至郎君面前。
        注视着郎君吃下他身上的疮痂,林飞只觉如同置身仙境,连身上未愈的鞭痕也再不能带来分毫痛楚。
        “若郎君喜欢,林飞愿日日承受鞭打,只为郎君痂。”
        林飞感到郎君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仿佛在打量着他。
        片刻后刘邕轻轻叩了叩几案:“善。”
        无与伦比的喜悦冲上了头脑,林飞退后一步,跪下重重磕了个头:“愿为郎君效死!”
        他听得郎君轻笑了一声:“去罢。”
         他起身,退出屋中,去到先前那美人被带去的痂室——府里犯了过错的下人、失了宠爱的婢妾,都会被带到这里,作为痂人,被日日鞭打,结出的血痂在尚自新鲜时便被揭下,供郎君享用,直到经受不住,血竭死去。
        无妨。
        血竭死去,无妨。
        为人取笑,无妨。
        只要自己的血肉结出的疮痂能摆上郎君的食盅……这些都算什么呢?
        林飞笑得极其肆意,双目在昏暗的痂室内闪闪发光。
        啪——

评论